追蹤
眼鏡小醫の腳丫故事館
關於部落格
關於足踝病痛的專業網站
也講些醫療生態的故事
一個小骨科醫師的心情
  • 1148862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一個醫生的求學歷程

我只有偶而會記得自己帶水壺,喝生水是家常便飯。而喝生水在那個時代是屬於都市人中較為野蠻的行為,和說台語一樣都是可以被告發的。幸好那時候的級老師對我很包容,有一次我因為上學遲到被罰站在校門口,她經過時還特別叫我跟她回辦公室再回教室,以免我被罰站太久。就連忘了寫作業這種一定挨打的事,我也常常逃過。
 
種種事蹟連過了二、三十年後,和小學同窗聊起舊事時,他們還會忿忿不平地說老師太不公平。如果說是自己聰明又可愛討老師的歡心未免太抬舉自己。我猜是上課時我常常都問老師一些不知如何回答的五四三問題,以致於她認為這種「教學有特別反應」的小孩需要特別照顧吧。
 
小學畢業後本來很期待去念一個第一屆男女合班的學區國中。大概是在家裏看起來太混了,結果望子成龍的父母把我送去一個規定要住校而且是和尚學校的私中,讓我少男心中升起對女生的一絲希望活活被捏死。入學的第一天,在宿舍熄燈睡覺的時候一片唏唏噓噓抽泣聲,大多剛入學的新生都會想家,而我卻只是在想「這床怎麼這麼小?他們在哭什麼?」然後就睡著了。
 
大抵住校的生活很規律,就算不想唸書,規定的自修時間到了也只能去坐在一個可以容納好幾百人的大教室裏面發呆或偷看小說漫畫。但舍監高高在上監視用的桌子玻璃底下寫了幾個大字「愛的教育,鐵的紀律」,而他也真的做到了,一天到晚帶著一根大板子,隨時準備為了愛的教育讓我們遵守鐵的紀律。所以大多的自修時間我還是乖乖的拿出課本學習,但很明顯地坐在我前面的那個傢伙比我專心多了,或者腦袋也靈光多了。因為同樣坐在那裡,我的月考全校排名總比他多了一百多名(全年級約三百多人)
 
其實對我來說,初中時代還是一段有點呆蠢但美好的時光,當我的小學同學在一般國中的前段班被打、打、打,不當成人;後段班的則被放牛吃草,也不當成人的時候,我們的工藝課、童軍課、音樂課都一樣有上,而且我還參加了鼓號樂隊。同學間的競爭壓力不大,因為我們沒有能力分班,班上有聯考模擬考考200分到650分的同學都有,差距450分之間只散佈了60個人,排名想要前進個五名,可能要多考個三、五十分才有可能。
唉呀,沒有什麼好計較的,除非你有飛躍性的進步或自甘墮落的退步,否則下次考試的名次還是差不多。想當然爾,我的成績不足以考上第一志願,高中聯考完我又回到了母校的高中部。
 
我不知道有多少醫師是從小就立志當醫師的,還是高中以後就準備好自己要進醫學院,不過反正我在那三年壓根兒沒想到我後來一輩子得靠當這個過活(一輩子的意思是我先假設我未來沒失業,也沒找到其他更好的工作)
也不是高中時我自鳴清高覺得選擇唸醫學院就是沒個性屈從社會父母的壓力,其實是我的成績不够好,從來沒有人告訴我或暗示我,有一點點可能在未來會是一個醫師。而那時讀書的目的是什麼?說實在,在過了那麼多年以後,我現在真的想不起來。
 
那個自認為是半個文藝青年的我,大概模糊地認為聯考考了好成績就可以進好大學好科系,然後就會有好前途,有錢有地位,所以只好乖乖的唸書,而對未來到底要幹嘛一點都不去想。在離聯考最後三個月時,我突然發狂似地痛恨這個考試制度,然後花了整整四、五天寫了一個短篇小說投到校刋,平舖直敍的描述幾個高中生幾天內的生活,諷刺當時覺得不合理的制度。然後呢?然後我又回去唸書啊,還能怎樣?
 
不過畢業典禮的那天除了領了畢業證書,我還領了當年校刋的小說首奬,奬金好幾千塊呢。但是他們可能鼓勵錯人了,從此以後到最近我都再也沒寫過任何像是小說或散文的東西,連半個文藝青年都不是了。
聯考成績發表了,意外考上了醫學系?當然不是,分數還差的遠呢!考上了森林系,而且還是自己選的,沒什麼不好的,可以和大自然朝夕相處呢!回學校拿成績單的時候,碰到高中導師,沒想到他竟然說森林系好啊,聽說種蘭花很賺錢喔!許多年後,我才知道種蘭花真的很賺錢,這樣看來他還真的很有眼光,但我還是不知道念森林系和種蘭花到底有什麼關係,不是應該還有一個叫「園藝系」的才是種花的嗎??!
 
不管如何,當我回家稟報了爹娘我的戰果後,我媽竟然教我不要去念,恐嚇我會一輩子作森林管理員,而且會娶不到老婆。作一輩子的森林管理員,挺好的嘛,蠻符合我的個性的,但娶不到老婆可嚴重了,尤其對一個夢想到大學會有很多很多女生可以交往的高中生來說。不過我還是不想理老媽,如一般熱血青年一樣要忠於自己理想堅持要念森林系 (高中生知道個屁,我根本不知道森林系是在幹什麼)
 
等到去了成功嶺,有一個睡在我下舖的,我還記得他不吃包括人在內的兩條腿動物,一邊把他的雞肉夾到我的盤子裏一邊說「你去重考,你一定會考上醫科,去補習。像我高中三年都在打彈子和麻將,後來重考一年還不是考上中X化學系,你差不了多少,明年一定可以上醫科。」差不了多少?還差七、八十分吶,而且我還有點懷疑他介紹補習班有介紹費呢。
 
我們醫學院班上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是重考的,所以接下來的故事就越來越接近一般醫生了。下了成功嶺後,我去台北找一個超有名、專出醫科的建X補習班,沒想到櫃台的人說了兩件令我很震驚的事;第一、你的成績有點爛,要來我們這個班有點勉強,第二、你太晚來了,唯一剩下的位置是最後一排,門旁邊班導師隔壁的座位,你要嗎?帶著像是現在去看豪宅預售屋後受損的自尊,我找到另一家招不滿學生,但至少可以讓我不要坐在三十排以後的補習班,開始了我的重考生活。
 
上課的第一天,走進死氣沈沈、充滿失敗者氣味的教室。天啊!我發現我的女神就坐在我的後面,令人怦然心動!但那是另一個故事了,以後有空再說。後來我順利的考上醫學系,註定了我現在一刻不得閒的生活。
 
眼鏡小醫 20070309有感 

(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